首页 > 热点专题

行业快速发展 服务亟待提升 让健身“打卡”更轻松

文章作者:来源:www.slofcard.com时间:2020-03-10



Original Title:使健身“打卡”更容易(消费窗口,如何提升生活服务业)

Source: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进一步促进体育消费的行动计划(年)》

生活服务业是促进人民福祉和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更美好生活需求的重要领域。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推动生活服务业向高质量、多元化升级。

目前,我们的国内服务业在哪些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与人们的消费需求相比,有哪些不足之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提高供给水平,满足人民的生活?近日,记者重点对健身房、家政服务、便利店、充电桩等细分领域进行了采访。

编辑

健身消费热

健身设施仍呈现总量相对不足、地域分布不均衡的特点

我们社区新建一个健身房半年只需2000元;里面的空间相当大,健身设施也比较齐全。只有3分钟的步行路程。北京朝阳区金泰里社区居民陆文东谈到新开的“每日健身”健身工作室时,非常激动。作为一个体育爱好者,陆文东喜欢跑步,经常去健身房。杠铃、哑铃、旋转、倾斜和蹲姿都是他的强项。

"通常在巨大的压力下工作,饮食中有太多的脂肪。去健身房是缓解压力和建立健康身体的好方法。以前,去离我家最近的体育馆要花15分钟,离我家有点远。只要你一抬起脚,就能很方便地到达。”卢文东说道。

如今,人们对健身消费的热情很高。在跑步机、瑜伽垫和各种设备上,人们可以看到健身爱好者流汗的场景。根据生活平台小红帽发布的数据,2019年将有近1000万人通过该平台学习科学健身方法,体育健身内容将比上年增长98.62%。

健身消费一直很受欢迎,这与优惠政策的持续释放是分不开的。2009年,中国设立了第一个全民健身日。2014年,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根据艾瑞咨询《中国运动健身行业发展趋势白皮书(2019年)》,2017年中国将会有一个健身房,其中70.2%将是健身工作室,29.8%将是大型俱乐部。2019年1月,国家体育总局和发展改革委发布《进一步促进体育消费的行动计划(年)》,提出到2020年,全国体育消费总规模将达到1.5万亿元。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所所长魏认为,中国体育健身产业的发展大致有四个阶段:2000年前的大众志愿体育;2000年后,第一批健身俱乐部品牌相继出现,大多集中在一线城市。2008年后,随着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体育健身从自发的休闲模式转变为专业的指导模式,对健身服务的需求也随之增加。近年来,互联网健身兴起,科技推动产业升级。

"近年来,我国健身产业在数量增长和质量建设方面都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庞大的体育消费群体相比,国内健身设施仍呈现总量相对不足和区域分布不平衡的特点。美国代表团综合休闲娱乐事业部负责人梅超说。

根据美团点评发布的《美团点评健身行业报告》,一线城市的健身俱乐部等店铺已经达到4225家。私人教学工作室数量巨大,在一线城市有9411家店铺,是健身俱乐部的2.2倍多。上海和北京是中国健身中心数量最多的城市,这两个城市共有2800家健身俱乐部和6700家私人教学工作室。

"在一线和二线城市,健身房仍然很容易找到。但在前往三线和四线城市的商务旅行中,很难找到健身房,这表明一些连锁健身房品牌还没有到达更多的城市。”卢文东说道。

智能健身更新体验

围绕用户需求,将智能技术应用于体育场景建设、设备开发和课程服务

“与传统体育馆不同,我们的小组课采用20-30人的小组课教学模式,为用户提供10多种课程选择,包括自学和第三方课程。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水平和兴趣自由选择课程。”体育馆空间运营总监杨表示,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和喜好,随时在手机应用上预订和支付适当的课程,让“买运动”变得像买电影票一样简单。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发展迅速,“网络健身”受到越来越多健身爱好者的青睐,其更具移动性、更智能、更轻便的特点更新了人们的消费体验。“体育健身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是数字化、智能化和专业化。”乐可体育的创始人韩伟说,在互联网的帮助下,健身平台可以形成用户的个人“健身档案”。教练员可以根据“健身档案”发布有针对性的锻炼“处方”,进行有效的健身指导,避免不科学的健身行为。

“体育健身行业应该适应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并不断向前发展。”梅超认为,在互联网场景中,用户期望智能服务升级,尤其是体育数据的应用和反馈。体育健身企业应关注用户需求,挖掘用户生活中更多的消费点和场景,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将智能技术的应用融入到体育场景的构建、体育器材的开发和优质课程服务的创新中,最终为用户创造一个更加完善的体育健身生态。

韩伟表示,随着健身需求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健身行业正在从高成本、低受众的“预付费现金流模式”转变为满足社区、写字楼和其他人口密集地区需求的“数字开发运营模式”,提供急需的服务和实惠的消费。健身机构应通过数字化改造降低健身成本,提高健身场所的使用效率,让更多用户享受到高频健身机会。

健身服务急需升级。

一些体育馆的卫生条件和设备完整性不令人满意。

去年上半年,在深圳一家建筑企业工作的刘建明非常沮丧。他被公司派到一个中央省监督这个持续了半年的项目。下班后,刘建明在当地一家健身俱乐部持有一张健身年卡。在他离开之前,他想转让卡,但他被泼了冷水:转让费是卡上剩余费用的40%,余额必须以1: 1的比例重新充值。“我的卡里还有大约1000元。根据这个计算,我需要先扣除400元才能转账,然后我需要兑现600元!”

"我想让经营健身消费预付卡更方便。结果,预付卡变成了“坏心卡”和“糊涂卡”。”刘建明有点生气。

深圳消费者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前8个月,该组织共收到3038起消费者对预付费健身卡的投诉,比2018年同期增长82.46%。主要问题包括:收取会员费后申请退款,未能与商户协商;消费者因商业装修、搬迁、转让等原因无法享受后续服务的;销售前后私立教育服务的质量有所不同。会员卡售出后,不得转让或支付不合理的手续费。

"由于资金链断裂和管理不善,少数健身机构倒闭、赔钱、失去联系等现象,给消费者造成损失。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银江说。

一些健身消费者还会遇到健身房的“霸王条款”:对丢失的物品不承担责任和“自己承担运动风险”。一些体育馆的卫生条件不令人满意,设备不完善,缺乏科学培训和课程,所有这些都成为人们进入体育馆的“绊脚石”。

"消费者在健身房锻炼时,往往容易产生两种争议。一个是偷窃储存的物品,另一个是锻炼时的身体伤害。中央统计局的一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