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新视角下的长三角一体化:打破地理约束 优化产业布局

文章作者:来源:www.slofcard.com时间:2020-03-10



原题:长三角一体化新视角:突破地域限制优化产业布局

作者:周华、张晓东

12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指出,长三角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地区之一。它在整个国家现代化和全面开放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增强长三角区域创新和竞争力,提高经济集聚程度、区域互联互通和政策协调效率,对于引领国家高质量发展和构建现代经济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纲要》对长江三角洲的发展有什么计划?它的意义是什么?影响几何?国家价值链分析框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解释视角。

长三角一体化:完善价值链,创造增长极

国家价值链理论源于全球价值链理论。两者都是生产网络的产物。其中,全球价值链是指连接生产、销售和回收流程以实现商品或服务价值的全球跨企业网络组织,涉及从原材料采购和运输、半成品和成品的生产和分销到最终消费和回收的全过程。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看,分散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企业开展各种增值活动,如设计、产品开发、生产制造、营销、交付、消费、售后服务、回收等。

在全球价值链中,产品越复杂,生产过程越复杂,纵向维度越长;产业越大,专业化分工越有可能实现规模经济,其横向维度也越发达,更有可能形成大规模、复杂的生产网络。在全球价值链的分工中,同一产品生产中的不同环节被安排在不同的区域,每个环节所创造的价值量是不同的,从而形成了以增值环节为目标的分工体系。一般来说,价值链的上游设计环节和下游营销环节创造更高的附加值,而中间生产环节创造的附加值更低。这条规则被生动地描述为“微笑曲线”。

当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价值链时,它们通常只从事附加值相对较低的部门的生产。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地区发展的不平衡。然而,根据林毅夫的“新结构主义”理论,发展中国家可以首先根据其比较优势(通常是资源和劳动力)融入全球价值链,完成资本和技术的积累,并逐步升级到高附加值环节。回顾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就,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正沿着这条道路发展。

与全球价值链相比,国家价值链理论诞生于便利。国家价值链的基本逻辑类似于全球价值链,只是生产网络的分布从全球减少到一个国家内部。相应地,国与国之间的分工被简化为一个国家内部地区之间的分工,基于比较优势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国家行为也被简化为基于比较优势参与国家价值链的地区行为。

得益于其历史和地理优势,长江三角洲地区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经济最发达、城市化程度最高的地区。长江三角洲地区仅占中国陆地面积的2.1%,集中了中国经济总量的1/4和工业增加值的1/4以上,其年增长率远远高于中国的平均水平。它被认为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这对促进中国经济最发达地区的区域一体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向后

对于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一体化将有助于该地区的产业转移和生产外包。苏北和安徽将接管低附加值产业(如服装、纺织等)。)来自上海和苏南。在释放发达地区发展潜力的同时,也将促进欠发达地区的就业和经济发展。核心领域完成“产业减负”后,核心领域将有机会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以科技创新推动发展。然而,前不发达地区也将接受发达地区的企业,并进一步融入国家价值链,从而获得更多的就业和发展机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实现政策联动,在全国打好比赛。

在我国的发展过程中,东部沿海地区凭借其在技术、品牌、人才、核心企业和营销渠道等方面的产业优势,控制着产业价值链的高附加值环节,而经济结构单一、产业基础薄弱的中西部地区处于产业价值链的低附加值环节,形成了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中心-边缘”的格局。如果这种格局长期固化,中西部地区将在新一轮产业转型升级中处于不利的“低端锁定”地位,进一步拉大地区间发展差距,影响中国综合竞争力的提升和转型升级的有效性。

为了促进区域间的均衡协调发展,优化经济发展的空间布局,自“十二五”以来,中国在原有“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东北振兴”等区域发展战略的基础上,依托国内城市群和重要节点城市,先后推出了“京津冀协调发展”、“长江经济带”等区域发展战略。提出了包括山东半岛、海峡西岸、成都和重庆、中原、长江中游、哈尔滨和长春、关中平原和北部湾在内的若干“次区域发展战略”。其目的是通过充分发挥不同地区的区域优势和资源禀赋,创造区域经济“增长极”。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将与“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战略形成联动效应。通过这些政策,中国各地区将在精确分工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扩大地区市场规模,避免同质竞争,形成连锁和集团化的产业布局。全国价值链将得到更清晰的梳理,各地区将形成产业的上下游关系,实现联动发展。国家类产业结构将进一步优化,地区差异将相应缩小。

促进转型升级,增强国际竞争力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全球价值链中扮演“生产者”的角色,以劳动价值交换发展。在全球价值链中,位于价值链上游或下游的发达国家占附加值的绝大部分,而发展中国家往往位于价值链的中间,只获得很小一部分附加值。为了在全球价值链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产业转型升级成为必然要求。

创新是《纲要》区域一体化产业发展要求的关键词。《纲要》要求我们共同培育新技术、新形式、新模式,推进互联网新技术和新产业的融合,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和体验经济,加强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卫星导航等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率先测试智能汽车,实现自动驾驶汽车的产业化应用。我们将建设一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并建设新的零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