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历经月余“生死时速”,上海新冠肺炎危重症首度出院,“感谢上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章作者:来源:www.slofcard.com时间:2020-03-05



“感谢上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上海在治疗新发肺炎方面正面临另一个“里程碑”。危重病人第一次康复并出院。“这是令人兴奋的好消息!危重病人一度濒临死亡。多学科的综合实力和多管齐下的方法挽救了他们的生命。”

68岁的杨先生,作为一名危重病人,今天被治愈出院了

68岁的杨刚先生,他在上海经历了一场“生死灾难”。发烧10天后,杨先生于1月14日去了三级医院,并在3天内失去知觉。在24日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后,他立即被转移到上海公共卫生中心。

记者了解到杨先生长期居住在上海照顾儿子和儿媳。春节过后不久,他回到家乡武汉买年货。当他再次回到上海时,他出现了咳嗽和发烧症状,并经历了“生死抢劫”。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案例。杨先生到达市公共卫生中心时,情况非常糟糕:他患有慢性支气管炎和肝病多年。即使在吸氧后,他的血氧饱和度也只维持在70%,白蛋白只有25克,他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上海的医务人员不怕危险,他们非常认真!”当杨先生早上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哽咽道,“他们每天必须连续工作八个小时或更长时间,但他们不会抱怨,会好好照顾我。”他一边说着,一边卷起袖子给媒体看。“经过这么多的治疗,我已经昏迷了十多天,没有了针眼。医生和护士对我照顾得很好。他们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我,给我换尿布,喂我吃东西。”

专家组成员,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教授,采访了

上海新皇冠肺炎专家治疗组成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教授,向记者解释重症和危重患者的适应症明显不同;临床上,呼吸衰竭患者是危重患者,而通过气管插管和呼吸机治疗的呼吸衰竭患者是危重患者。

"说实话,当他到达时,他的整个治疗过程并不理想。那些日子是最危险的,生命随时随地都会消失。”胡毕节说。入院后,专家组立即开始多学科综合治疗,应用了机械通气氧疗、抗病毒药物、抗凝治疗、抗真菌治疗、免疫球蛋白治疗等一系列措施,纠正了患者的电解质平衡问题,并试图通过多种措施改变患者的内环境。

在多学科医疗团队的精心治疗下,不到两周,杨先生的病情就有了很大的好转,拔管也很顺利。这意味着之前的治疗有效。

所谓“病在山中生,病在林中灭”。新的冠状肺炎稳定后的恢复过程相当长。专家组对这个病人的综合评估可以说是非常谨慎的。胡毕杰说,尽管核酸检测呈阴性,但白蛋白水平并未恢复正常。加上多年慢性支气管炎,两个肺部病变的改善率也很慢。

治疗不能急躁。多学科团队将日复一日地悉心照料他,等待杨先生康复。最后,情况一天比一天好。渐渐地,杨先生的胃口变好了,脸色也红了。一系列指标都表明,这位曾经病危的病人已经脱离危险,即将死亡。

危重病人出院,这极大地考验了专家组的智慧。经过几天的审议,专家组终于在昨晚确定杨先生的病情稳定,符合出院指征。

在整整一个月的“生死速度”中,多学科专家小组凭借其精湛的技术最终“战胜”了疾病。杨先生说当他回家时,他最想见到他一岁多的孙子。“我妻子病得很轻,十几天前出院了。当我回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