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国家邮政局:快递企业没理由“二次收费”

文章作者:来源:www.slofcard.com时间:2020-03-12



原标题:国家邮政局快递公司没有理由“收费两次”

8月14日,北京东四环某小区,一名居民在使用智能快递箱扫码取快递。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8月14日,北京四环路一个小区的居民正在使用智能快递箱扫描快递编码。《新京报》记者李

在收快件时,你有没有遇到过快递员私自处理快件或者第二次收费的情况?

今年4月以来,国家邮政局统一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快递终端服务违法收费整顿工作,违法收费现象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然而,在调查和检查中发现,在一些地区,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地区,快递的终端网点仍然存在非法收费现象。对此,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军表示:“有些人可能认为收取一点钱似乎是合理的,但这件事本身并不能被法律或理性所证明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卞表示,将出台智能快件建设指导意见,主要是推动地方政府将智能快件建设纳入地方发展规划。

北京新闻快递已经成为消费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智能快递箱越来越普遍,快递网点覆盖率不断提高,发往农村地区的快递数量日益增加。

昨天,2019中国快车“最后一公里”峰会召开。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军透露,2018年,全国农村地区快递总量达到120亿。然而,与此同时,非法二次收费,特别是向农村地区发送的快递费用,日益突出。对此,刘军表示,无论距离农村多远,快递结束已经形成合同,快递公司没有理由向用户收取第二次费用。

现象1:在北京的住宅区,商品被任意放置在智能快递箱中,智能快递箱越来越多。当收件人不方便接收快递时,经消费者同意,快递员可以将货物暂时存放在智能快递箱中。然而,在实际使用过程中,一些消费者总是会遇到麻烦。

郭先生,一个市民,最近在网上买了一个产品。该产品正好赶上郭先生的商务旅行,他不在北京。他以为快递兄弟会像以前一样改天再送来,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说快递已经放在智能快递箱里了。在此之前,没有人问郭先生是否需要将产品放入智能快递箱。

无奈之下,郭先生只好通知家里的老人去智能快递箱取东西。这些物品需要用二维码扫描。老人根本不会使用这个盒子。

郭先生返回北京后,智能快件箱的取货时间已经超过。虽然快递箱可以免费取货,但郭先生最终还是花了两元钱打开了智能快递箱,因为他不知道取货流程。郭先生认为两元是小事,但快递员在把货物放入智能快件箱之前应该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现象2:便利店的快件收费2元。

前几天,市民吴女士找不到快递,但在快递公司APP查询物流信息时,发现快递是商店签收的。“我们社区共有三扇门。每扇门至少有两家小商店。这是哪个小商店?”吴女士赶紧给快递员兄弟打了电话,才知道快递员在哪里。吴女士对此非常生气,因为尽管她接到了快递兄弟的送货电话,但她已经明确告诉对方家里没有人,是否有可能在另一个时间送货。他认为快递兄弟未经他同意就把货物送到了食堂,并在系统中反馈了“登录”信息。

下班后,吴女士找到了商店,在一堆快递中找到了自己的快递。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吴女士被店主叫了回来。“店主说因为我的快递很大,我不得不付两美元来保管。那些较小的快递需要一美元。”

像先生一样

乡镇快递第二次收费是指消费者在网上购物时已经支付了邮费,或者商家承诺在提货时支付邮费,但快递公司的乡镇服务网点却强行支付了提货费或送货费。此前,省消费者委员会发布《四川省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社会监督调查报告》,表明目前,全省绝大多数市县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二次收费的现象。

快递公司的几位领导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快递站已经分发给各乡镇,一些村民也同意到镇上提货。然而,如果信使被送到村子里,劳动力成本会增加很多。“以四川为例,那里的很多村庄都在山里,路况也不好。更重要的是村里快递数量少。几家快递公司的总数估计为2000件。少量资金不足以支持网站的运营。”

■背景

智能快递箱最大限度地征求用户意见

8月14日,国家邮政局2019中国快递“最后一公里”峰会将举行。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军在讲话中透露,国家邮政局和住房建设部正在进行联合研究,以加快智能终端的建设。为此,国家邮政局发布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将于10月1日生效。

刘军介绍,《办法》支持将智能快件箱整合到公共服务设施、便民服务、民生工程等项目的相关规划中,支持智能快件箱在居住区、高等院校、商业中心、交通枢纽等区域的布局。同时,《办法》还明确要求使用智能快递箱进行快递需征得收件人同意,快递后应及时通知收件人。“我明白核心是维护消费者权益。虽然智能盒子很方便,但我们要求在使用过程中最大限度地征求用户的意见,并在方便的过程中获得用户的满意。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卞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国家邮政局将发布智能快件箱建设指南,主要目的是推动地方政府将智能快件箱建设纳入地方发展规划,推动地方政府为智能快件箱建设奠定基础。发布该指南的另一个意义在于,邮政管理部门对智能快件箱的管理具有参考和依据。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军说,清理农村地区的二次收费是一场“刀片向内”的自我革命。“有人可能会说,农村网络的发展有些困难,筹集一些资金是合理的。然而,法律或原则不能证明这件事本身是正当的,因为在快递公司和用户之间形成的商业合同中,价格本身已经包括了整个交付过程中每个环节的成本。不管离农村有多远,你已经承诺过了,没有理由再向用户收费。”

中国快递物流行业资深专家、原中国快递协会副秘书长邵表示,农村快递二次收费问题的原因之一是快递深度与快递行业末端价格之间的矛盾。他强调,国家《邮政法》和中国的快递服务标准对快递服务有明确的规定,包括在快递服务的整个过程中只收取一种费用。同时,国家快递服务标准对快递服务的深度也有明确的要求。简而言之,快递服务应该是“门到门,桌到桌”,换句话说,应该根据门牌号送到用户家中。同时,还规定快递服务要送货上门两次,也就是说,如果家里没有人,快递员有义务再次送货上门,如果仍然没有人,用户需要到指定的地方自己去取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