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不好了,嫡小姐跟五皇子一夜未归!什么?就这么让野猪拱了?

文章作者:来源:www.slofcard.com时间:2020-02-24



她去北京的那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雨。在综合办公室外面,刘阿姨和秦莲哭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在综合办公室门口发现了一大滩血,吓呆了开门的小厮们。有人说秦甚至流产了。有人还说,在办公厅墙上的草地上发现了一只脖子被砍掉的狗。

秦不知道这消息有多少是真的,但从那天起,她再也没有在衙门里见到刘婶和秦莲。

生活平静而平静。刹那间,她已经三岁了。这时,她被父亲抱在怀里,教她写字。

“嗯”秦腾看着草纸上的涂鸦,连连摇头。“你在写什么?”

“爸爸!”秦双手握笔,一脸自豪的说道。

秦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显然在画两只乌龟!”

“不!”秦举起她的小手,看上去像个小大人。"这是爸爸,一个长寿的爸爸!"

“嗯,你这个丫头,连你爸爸都敢戏弄你。看看我今天是不是砸了你的屁股!”秦自然知道自己被骗了,于是站起来作势要追!

“妈妈,救救我!”

秦知道父亲生气了,急忙去找救星,扑到母亲怀里。

“哎哟,我的小祖先,你可以看。”郑连忙把自己的针线装进口袋,看着将军抱怨道:"如果你不好好教自己,你还得怪孩子。"

“我教得不好?”秦腾指着自己说:“太太,你要有良心。我现在花在岳杰身上的时间比在军营里多。”

“长有什么用!”郑把这个珍贵的女人抱在怀里,整了整她皱巴巴的衣服。“岳洁精通钢琴、象棋和女子红色绘画的各个方面。只是你写不好。我告诉文博教她,但你还是不想!”

“我仍然教文博。”秦腾很不满意。"那个臭小子能比我教他的更好吗?"

"好的。我不会和你争论这些事情。”郑拿起新做的衣服,给秦称了称。“过几天皇宫将举办太后的生日。将军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这个……”秦腾无语,一把抓住耳朵,一脸谄媚的凑近郑,“我知道这种事不如夫人,夫人怕是烦心了不少。唉,夫人的手艺真好,给月姐缝制的衣服比外面店里卖的还要漂亮。月姐,请把它穿上,给爸爸看看。”

秦实在不敢恭维她父亲的能力,怕别人奉承。此外,她真的不认为这件衣服看起来很好,是吗?

“嫂子!”

秦扫向门口时,万悦的眼睛闪闪发光。

刘莹莹一走到门口,就被“嫂子”的声音吓了一跳。

“嫂子,快来救万悦。爸爸会毫不犹豫地把我作为一个测试来取悦他的母亲。”说着,她抱住了来人的腿。

“月季,别胡说八道。”进门后,秦对冷冷地喊了一声,“叫我姐姐吧”

“不不不不,”秦摇摇头。“我妹妹迟早会和她哥哥结婚。我得先请我嫂子练习。”

刘莹莹脸红了,急忙挣脱秦,走到郑的跟前,礼貌地对他说:“太太,爸爸让我给你把脉。”

“好吧,好吧。”郑的手腕被伸了出来。"刘医生这些天还好吗?"

"爸爸一切都好,谢太太关心."刘莹莹微微把脉,忽然眉头一蹙。

“怎么了?”郑问道。

“我妻子最近一直胸闷气短,而且经常上气不接下气?”

"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

秦听了郑的话,急忙上前道:“娘,你不舒服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刘小姐,我妈妈病了.

"别担心,总司令,夫人,这只是因为天气又热又干燥。冷静点,多喝点绿豆汤。「

」真的吗?”心里怀疑着秦,“就喝绿豆汤?「

」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找其他医生。”刘莹莹愤怒地掠过脑袋。

“我,我不敢相信你,但是绿豆汤还有这种神奇的功效吗?”紧张的语言没有时间理会秦,但是并不想理会他。

“嘻嘻!”秦突然从门口传来的笑声。当人群看着它的时候,他们看到了那个像小猫一样对她不忠的小家伙在微笑。”嫂子脸红了。"

“我!哦,你。”刘莹莹跺着脚,转身跑了出去。

“迎迎!”秦和急忙跟了出去,走到门口时指着秦。"你,你,给我带来了麻烦。"

秦看着这两个人冲出去,笑得更开心了。

“你!你!”郑对女儿也是极度的无奈。

相反,秦跳起来,举起双手,走出房间,抚摸着秦离开时的头。“我们秦的房子已经空了这么长时间,是时候庆祝一下了。”

郑的嘴角也笑着向秦挥手。"月姐,来吧,试试你妈妈给你缝的新衣服。""啊,我突然想起张嬷嬷说要教我做饭."说完,秦和跑了出去。

她真的不能称赞她母亲的刺绣能力。

张嬷嬷一路到厨房,帮她准备午饭。秦高兴地跑过来说:“张嬷嬷。”

"啊,大小姐,你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滚出去。滚出去。你会弄脏你的衣服。”

秦看了一眼灶台下的两个小身影,又忍不住指了指一楼的小白牙。“爽姐和文寿哥哥都在这里。为什么我不能进来,奶妈偏了!”

"这."张嬷嬷保持着沉默。自从刘阿姨被赶出家门后,弗罗斯特和秦文寿就一直挂在俞阿姨的门下,但这两个小家伙却坐立不安,无事可做就跑到前院。绝望中,她只能带着它们。

"因为你是政府的大小姐!这位大太太一定长得像这位大太太!”那人冰冷的声音从秦身后传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我见过五王子。”张姐姐恭敬地说道。

"嗯"宇文申冷冷地哼了一声,把她拖出厨房。“看来你不想学骑马。”“我想!”秦立刻回答道。

整个政府都在把她培养成一个高贵的女士,但她知道她真的不是那种材料。她喜欢的是武器,喜欢医学,喜欢所有刺激的东西,比如骑马!

她也知道五王子是将军办公室里的一个特殊人物。当全家人微笑着迎接她的时候,只有五王子敢冻结她的脸。

她猜想如果吴王教她骑马,政府不会反对,所以几天前,她第一次鼓起勇气向冰面求婚.

白云高高悬挂,微风带走了她身上最后的热量。

“五王子,教我骑小马就行了。我不想骑马。”秦默默的跟在宇文申后面,低声的说,虽然她也想骑上一匹强大的大马,但还是乖乖的好,因为她太小了。

宇文申听到这个消息后惊讶地回头说:“是的,但是你认识小马驹吗?”

“这很自然。”有一点点骄傲。她知道很多。这是你的世界里的人能理解的吗?

宇文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嘴角微微勾起,“据我所知,没有人应该在你面前这样说吗?你怎么知道?”

唉!

猛然一激灵,不是也暴露了吗?

秦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表面上却装作无辜,“文寿兄说了什么”

文寿想起自己是刘阿姨的儿子。他沉下脸:“他们不好。不要相信他们将来说的任何话。”

“嗯”秦点了点头,心想以前很多次秦怕是谋杀了自己的东西,被抓住了沈,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最后,他补充道:“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政府的第一女儿,你受到所有人的爱,不要和他们玩”

啊?这就奇怪了,她记得宇文申是混蛋。

无法理解,只能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

不久,他们来到一个隐蔽的花园,靠近山和水,几匹马被拴在一棵茂盛的树下。

秦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她快步走过。看着她的身高,就像一个接一个地看着巨大的东西。她可以用一只脚踩死她,更不用说上去了。但是她想骑马,但是她不能。她感到有点沮丧。

“小心点!”宇文申眼疾手快地将她拉了回来,完美地躲过了马蹄铁。

“哇!”一双小手恐惧地摸着他的胸口,下意识地叫了出来。

有一段时间,宇文申后悔自己为什么把这个半大的婴儿抱出来,骑着一匹马。他对他喊道,“别哭。如果你哭了,我会马上送你回去。”

秦立刻止住了声音,一双美丽的眼睛噘嘴看着宇文申,她的表情很委屈。

宇文深低声叹了口气,“如果我不想让你联系他们,我就不会把你带出来。”他一边说,一边抱起她,向不远处的小马走去。

独自骑马是多么舒服。现在我好了,我也发现自己有麻烦了。

秦看到一匹栗色的小马,开心地拍了拍手:“马!马来西亚!”

宇文申忍不住破涕为笑:“傻,这不是马来西亚”他心里嘀咕道:这只是个孩子。

秦起初并不熟练。她坐在马上,微微摇晃。渐渐稳定下来后,她冲喊沈放手。“放手,放手,我想自己做。”“好吧,好吧。”

宇文申慢慢放开她的手,但她的手却轻轻地保护着她。看到她骑得更平稳了,她立刻被打动了。当她想自己学骑马时,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没想到秦一点都不害怕,骑得还挺安全。

"政府的血液真的不寻常吗?"宇文申看着她的背影。

秦渐渐熟悉了这匹马,并渐渐放开了它。她忍不住大喊,“太好了,你以后得多带我出去玩!”

宇文申只是笑而不语。他住在别人的屋檐下,但他不能经常带这位大小姐出去玩。

骑了一会儿后,小马觉得没有意义了。

“我想骑马,不是小马!”小马有什么好笑的?这个年轻的身体充满挑战,令人兴奋。

“不可能!”宇文申冷着脸,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好吧,如果你不让我,我也不会让你。她认出了我,顺从地骑着她的小马。

花园的这一边很平坦,没有石头和其他东西,草很茂盛,即使倒下也不会受伤。宇文申渐渐放松了对她的监督,找到一匹马,骑上它。

纯白的马来西亚在草地上尽情奔跑。宇文申的张俊脸上终于露出了不寻常的情绪。

五王子终于不再给她扮鬼脸,突然发现这很不错。

他仍然有一张稚气的脸,因为他嘴角的微笑增加了很多光彩,他的姿势也很有活力。他解除了所有的预防措施,尽情享受这一刻。

这时候秦被惊呆了。她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宇文申。原来他有一个如此美丽的微笑,为什么他总是有一张冰冷的脸。

快乐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当宇文申骑马归来时,发现秦躺在树下睡着了,呼吸均匀,小马正躺在她身边守护着她。

宇文申失去了笑容。这真的是孩子的心。

轻轻地背她,然后往回走。

当我回来的时候,办公室已经翻了个底朝天。

空间有限!

全文作者微信公众号、碧琴阁、关键词、宇文申

图片来源网,请联系并删除侵权行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