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腾讯大战抖音背后:用户头像、昵称到底属于谁

文章作者:来源:www.slofcard.com时间:2020-01-07



两家大公司之间的诉讼让许多用户摸不着头脑:我不是有自己的头像和昵称吗?

3月19日下午,多山推了一条消息“根据腾讯的强烈要求,如果你的头像昵称与微信和QQ一致,你需要修改多山或微信和QQ上的头像昵称”,引起用户争议。后来腾讯告诉经济观察网,“窃取这个概念纯属无稽之谈。”两家公司之间的口水战加剧了。

3月20日,经济观察网记者获悉,这场舌战源于腾讯向法院申请的法律禁令,旨在阻止过度闪光和喋喋不休的不公平竞争行为。

争议可以概括如下:腾讯授权用户的肖像、昵称等权益为哆闪(Duo Shem)摇摆乐和颤音,但腾讯没有授权哆闪,所以腾讯提起诉讼。法院支持腾讯,并禁止颤音和哆闪。

在两家公司的商业竞争中,用户成为中间的筹码。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朱伟告诉记者,平台之间应该达成协议,但无论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协议的前提是用户的权益不能受到损害。

朱伟还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行业的规则是该平台拥有账户所有权,用户只有使用权。然而,该平台只有象征性所有权,用户拥有超级使用权。"用户可以在微信或多闪存上使用这个头像,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应该注意的是,用户行为和平台行为是两回事,需要加以区分。

用户对其帐户拥有“超级访问权限”。

许多用户在昨天发布了更多信息后感到困惑。一些用户在朋友圈里表示愤怒,称他们的头像昵称应该归自己所有,腾讯“太专横了”。那么,到底是谁拥有用户头像的昵称呢?

朱伟告诉记者,总的来说,该平台拥有该账户的所有权。“制定这一法规的原因是,一方面是行业法规,整个行业法规,整个世界。另一方面,为了避免大量的法律风险。例如,一旦授权给用户,用户就用这个帐户进行买卖,然后网络上的实名制将被暂停。”

根据微信《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第7.1.2条,微信账户归腾讯所有。用户完成注册申请后,获得微信账户使用权,账户使用权只属于初始注册申请人。

但朱伟认为,平台拥有的账户所有权不等于《物权法》上的所有权,而只是象征性的所有权。账户的真正权益仍应属于用户。朱伟告诉记者,“用户从他们自己的相关信息中产生的收入是他们自己的”。用户使用帐户的权利是超级使用权,“除了不能转让之外,所有剩余的权利都是用户自己的,对所产生的行为后果的责任也是用户自己的,而不是所有者的。”

赵虎,北京闻仲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兼律师,也告诉记者,中国的法律保护用户选择如何使用个人信息的自由,高于电信运营商、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和其他平台的利益。多山和腾讯之间关于虚拟人物在商业世界中的权益的争议仍然基于用户产生的商业价值。

在互联网世界里,用户是最大的价值。公司的市场价值与用户数量、活跃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数量密切相关。腾讯之所以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巨无霸,正是因为它拥有10.8亿微信月用户和8亿QQ月用户。字节跳动已经能够在内容领域多次与腾讯竞争,因为它已经积累了5亿月度直播用户。

腾讯这次起诉字节跳动的短视频社交平台多佘山,也是因为用户。

腾讯起诉称,trembles使用微信/QQ头像、昵称等通过微信/QQ开放平台获取的信息进行好友推荐,甚至与多山分享使用,涉嫌不正当竞争。

腾讯提出微信和问

天津滨海新区人民法院确认了这一上诉。法院认为,微信/QQ产品具有较高的品牌价值和较大的用户群,其积累的用户信息,包括具有身份识别功能的头像昵称,已经成为可以为其带来竞争优势的商业资源。

今年1月15日,字节跳动的社交网络平台上线,引入了颤音链接。此前,腾讯曾向颤音开放其用户昵称和头像,但并未授权哆山。

腾讯授权颤音,颤音授权哆山,但腾讯没有直接授权哆山,哆安山侵权吗?法院认为,多闪实际上可以通过微信/QQ账户,以颤音授权的名义登录颤音,达到多闪登录的效果。同时,微信/QQ用户的相关信息可以通过颤音获得,多flash和颤音之间可以实现信息交流,相关数据可以获得并用于扩展自己用户的行为,这也是不恰当的。

因此,法院支持腾讯的上诉,并裁定立即停止在多闪存中使用微信用户的头像和源自微信/QQ开放平台的昵称。

不仅仅是头像和昵称

这不是我们国家第一次关于用户数据的争论。2016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做出了类似判决。当时,莫莫因使用微博非法获取用户信息而被微博告上法庭,最终败诉。法院判决确认,第三方平台在使用类似的开放应用编程接口模式(相当于登录其他社交账户)获取其他社交账户平台的用户信息时,必须坚持“用户授权”、“平台授权”和“用户授权”三重授权原则。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表示,网络平台提供商可以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为他人主张使用收集和使用的用户信息的权利。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途径,遏制那些无权攫取他人合法数据和信息的人。

赵虎告诉记者,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这个案例不仅仅是关于用户的头像和昵称。“当用户选择将他们的微信和其他应用程序关联起来时,他们通常阅读的信息多于昵称和头像对应的信息。如果这种行为没有得到明确的定义和规范,当恶意软件也采用这种方法时,用户个人信息的安全甚至财产和人身的安全都会受到威胁。”他希望以此案为契机,进一步澄清平台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权利界限,规范行业行为。